菜单

历史名人的牢狱之灾

2019年11月12日 - 未分类

这两颗中国诗歌的至高双星,都曾经在监狱里痛苦煎熬。李白是在参加平定“安史之乱”的壮举中不小心卷入了朝廷内部的矛盾,而他却浑然不知。因为是名人,自然被广大草民嫉恨,入狱后曾经发生过“世人皆欲杀”的可怕“舆情”。他侥幸出狱后,只活了四年。杜甫好一点,曾被叛军羁押在长安很久,后来冒险逃离,但不久又在朝廷纷争中蒙冤,与死狱擦肩。需要钦佩的是,诗人的自由可以被剥夺,但无人能剥夺他们的创作权利。李白的“朝辞白帝彩云间”人人会背,就是在获赦脱狱后的第一时间所写。杜甫的“国破山河在,城春草木深”,“香雾云鬟湿,清辉玉臂寒”等顶级诗句,都写于羁押之中。

颜真卿之狱

这位大书法家是在七十四岁的高龄上主动请命赴叛将之狱的,目的是想最后一次劝诫叛将。结果正如他自己早就预料的,他被关押在一个庙里,两年后被缢死。这是唐代历史上,也是整个中国历史上最值得敬仰的“文化老英雄”。

苏东坡之狱

“乌台诗案”相信知道的人很多,这位诗人从逮捕、押解、半途自杀、狱中被打、狱卒同情、狱友诗记,直至他违心认罪,一系列的事件在严肃中透露着淡淡的趣味。不过,最应该重视的是,正是他面对这种种屈辱,明白了自己前半辈子投身官场功名的谬误。他重新脱胎换骨,孤独地与天地、历史、内心对话,终于成了百代伟人。这真可谓:一场灾祸,造就东坡。

文天祥之狱

文天祥是改朝换代期间的重要政治人物,入得狱内,既有忽必烈劝狱,又有民间试图劫狱,一切都惊心动魄。致使他名留青史的,是他作为一个末世高官的高尚文化人格。在他内心中,监狱,是成就仁义的最好平台。

梳理完中华文化,才发现居于朝代顶峰的英杰大都与铁窗有着千丝万缕的关系。如此的天命相连难道仅仅是因为巧合?

监狱的扩大形式是流放。一提到流放那就更多了,从屈原开始,联想到海南五公,辽阔无垠的大监狱,困厄着不可计算的大人才。历史的魂魄早已流逸不存,只有被苦难所培育出来的高尚人格依旧在陶冶、回荡,久久不散。返回搜狐,查看更多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