菜单

贫民窟 – 2006年奥地利米歇尔·格拉沃格导演电影 免费编辑 修改义项名

2019年11月8日 - 未分类

与印度和巴西不同,在英美等发达国家,基本看不到贫民窟了。相对贫穷的人们可以得到社会保障,生活在政府规划管理的社区中,部分社区的条件甚至超过了发展中国家的中等居住水平。然而,与这些贫民区并存的社会问题,2006年来却在欧美爆发得异常激烈。[6]

穿过著名的伦敦金融城东部边界,巍峨气派的多层建筑慢慢转变成一排排排列紧密、颜色黯淡的低矮平房。这里就是伦敦东区的贫民区。本报记者曾采访过一家居住在这里的香港移民家庭,全家三代六口人,挤在50平方米的”统建房”中,类似家庭在同一座建筑物内还有几十户。在历史上,伦敦东部有泰晤士河的重要码头,它给从农村拥入城市的人带来很多工作机会。另外,东部是下风区,每天受着来自市中心污浊空气的污染,房租相对便宜。来自外国的移民,都愿意住在这里。从19世纪末期开始,伦敦东区经历了数次重建。2006年,那里的软硬件条件都得到了很大改善,但却背上了另一个负担–“恐怖主义”。伦敦东区是英国少数族裔的聚居区,居住着很多穆斯林。他们似乎始终未能真正地融入英国社会。他们保持着自己的风俗习惯和严格的行为准则。穆斯林社区之间联系紧密,甚至内部通婚,抵制外来文化的进入。英国警方破获炸机阴谋后的一项调查显示,英国穆斯林对自己的定位首先是穆斯林,而非英国人。正如一位英国穆斯林政客所说:”在英国的穆斯林社区中弥漫着这样一种观念,人们坚信反恐之战真正要’反’的是穆斯林和整个伊斯兰世界。”当生活在贫民区的人有了这种想法后,就会产生强烈的孤立感。它迫使很多人寻找释放压力和发泄怒火的渠道。[6]

2006年来,美国面临的贫民区问题也十分严重。20世纪60年代,种族歧视在许多城市引发了大规模的冲突。美国城市的进一步分裂也从那时开始加剧,数百万白人居民开始搬离纽约、芝加哥等大城市。虽然这当中有很多原因,但贫富差别和种族矛盾无疑是其中最重要的两个因素。几乎所有美国大城市都开始患上了这样的通病–因白人和有钱人的搬出而造成贫穷人口多居住在城中,形成了难以改变的贫民区。美国休斯敦市的莱斯大学社会学教授史蒂文·克莱恩曾这样分析过这种现象,”六七十年代城市的一个忧患是所谓的’炸面圈’效应。城市中心出现了空洞化,那里的中产阶级都离开了城市、搬到周围的小镇和郊区去住。结果,城市得不到他们的税收。留在城里的是那些贫穷和没有工作的人。因为连工作机会也都转移到郊区去了。城市和郊区出现巨大差距。”大部分拉美裔美国人都生活在特定聚居区和大城市的贫民社区中。很多面临生存压力的移民选择靠生孩子来维持生计。因为美国的福利制度鼓励生育,母亲生孩子可以得到数目可观的”奶粉费”,如果按照低标准养孩子,这笔钱绰绰有余。而且拉美和非洲等少数族裔也有重视血缘、崇尚生育的传统,这导致美国的少数民族人口迅速膨胀。在靠近美墨边境的一些南部村镇,居民几乎全是拉美移民,小镇的通用语约定俗成地从英语变成了西班牙语,步入这样的小镇,仿佛置身于南美小城。因此有人说,边远地区和城市贫民区对美国来讲不仅意味着贫富差距,更是一个可怕的”选票孵化器”。[6]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